当前位置: 主页 > 合作伙伴 > 高央首度面对媒体:“与周正毅只是合作伙伴”内容

高央首度面对媒体:“与周正毅只是合作伙伴”

2019-06-24 15:48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高央首度面对媒体:“我和周正毅只是合作伙伴”

  本报记者 汪恭彬

  “我和周正毅只是合作伙伴,仅此而已。”3月28日深夜,衡山路一间酒吧,坐在记者对面的高央说。

  这是高首度面对媒体。

  高是上海中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中静”)的董事长。  
 

 
在那个多事之秋,2003年6月,高曾与周正毅的农凯集团安排了一局复杂而巧妙的回购协议,标的物是北京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汽投”)。

  3年后,周出狱。

  对北汽投恋恋不舍的周,这一次选择了放弃。不多日后,周“二进宫”。只留下高央,独享北汽投的3亿股权。

  “与周正毅只是合作伙伴”

  高央自称,最初是在“小宁波”郁国祥的介绍下,才认识周正毅。

  “那时已经是2003年3、4月份。周给我印象深刻,他非常精明,很具有商人天分。”高说。

  在郁介绍之后,高与周开始互有来往。

  高当时的运作平台是上海中静,2003年初时,高在北京成立北京现代创新有限公司(下称“现代创新”)。

  这是一间项目公司,拟股权投资北汽投。

  “周当时如日中天,我想借助他的资金完成出资。”高说,“因而,我们就将现代创新的100%股权全部转让给周。”

  最初,按照周正毅和高央的设想,是由周正毅全资控制现代创新,并出3亿元完成对北汽投的投资,而作为对高央提供项目的回报,周承诺两年后,由高以原始价格回购其中50%的股权。

  2003年4月30日,周正毅以电解铜贸易合同向交通银行上海分行获得半年期3亿元贷款,当日贷款发放,多次周转后最终被划至现代创新在交行北京分行和平里支行的账户上,当天完成了出资北汽投,占11.67%。

  “当天,有3家银行都要给周贷款。”高说,“那时,每一个银行都以和周搭上生意为荣”。

  至于电解铜贸易,高央也向记者细解了其中的奥妙。

  他说,因为商业银行法不允许贷款直接用来股权投资,这迫使周不得不另辟蹊径。“我举个例子,比如电解铜,本来只需要甲卖给乙,甲的进价假定是1万/吨,卖给乙是1.5万/吨,那么周可以在甲和乙之间设立四个贸易公司,分别是A、B、C、D,这样的销售链条就变成甲以1.1万卖给A,A再以1.2万卖给B,以此类推。”

  高表示,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原来1.5万的交易量被放大到5万,即可以贸易合同向银行申请贷款。再由贸易公司将资金借给需要股权投资的公司,用于股权投资。

  而当股权投资完成之后,就可以股权作为抵押,再次取得贷款,以此形成滚雪球效应。

  知情人士说,周二进宫时的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罪状,也与上述贸易公司运作有关。

  “周投资北汽投就是这样做的。”高说,“没有想到,5月25日周就出事了”。

  据高回忆称,当时银行组成的债权委员会乱成一锅粥。而周本人也不想让北汽投就轻易被银行拿走。因而,上海中静、农凯集团和现代创新于2003年6月3日签订了回购协议。

  违约金1亿元

  知情人称,之所以选择在2003年6月3日,即上海官方宣布周正毅接受调查的当日签订协议,乃是为了保护北汽投的股权。

  高央表示,当时交行也很害怕周正毅不归还贷款,而上海中静也希望拿到北汽投,三方一拍即合,在农凯债权委员会清算之前,抢先动手,签订协议,农凯集团持有的现代创新100%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以上海中静为代表的中静系。

  这样,农凯的3亿元贷款转由中静承接。据高央称,其中中静系向另一间公司——上海国中投资借款9500万元,并于2004年9月将所持北汽投5.835%的股权向交行上海市西支行抵押获得2亿元贷款,用于归还农凯的3亿元出资——实际上是填补了农凯在交行的3亿元贷款。

  而在协议安排中,中静则承诺在2003年6月3日之后的两年内,如果周正毅或其家族仍实际控制农凯,则农凯将有权以原始价格回购现代创新50%股权,否则只能回购49%股权。

  回购协议还称,农凯将获得自协议签署至回购完成日现代创新经营或投资所得50%的税后利润。并称在上述两年期间内,未经农凯书面同意,上海中静不得将现代创新50%或49%的股权转让给任何第三方。

  “周一直认为自己无罪,并能东山再起。”知情人说。而彼时签协议之时,周已深陷牢笼,但仍可掌控局外之事。据透露,周为人仗义,甚至还在牢笼之中布置亲朋伙伴,为远在香港的女友毛玉萍提供上亿资金,以解被诉之困。

  但后来高央“变了卦”。

  2004年10月,高央控制的中静系与蒋学明控制的旗下公司签署协议,将现代创新100%的股权以7.4亿元代价转让给东方控股及其关联公司。

推荐阅读: